伊朗军舰敏感时期过苏伊士运河对美以形成压力

2019-06-29 23:27栏目:军事资讯
TAG:

图片 1 伊朗军舰取道苏伊士运河路线示意图

图片 2 伊朗军舰取道苏伊士运河路线示意图

图片 3 伊朗“阿勒万德”号巡逻护卫舰通过苏伊士运河

图片 4 “阿勒万德”号巡逻护卫舰:排水量1500吨,英国制造。可装备鱼雷和反舰导弹。

图片 5 “阿勒万德”号巡逻护卫舰:排水量1500吨,英国制造。可装备鱼雷和反舰导弹。

  本报记者/魏东旭

  国际在线专稿:据《国土报》2月22日报道,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机构一名官员称,两艘伊朗军舰有望在当地时间22日上午通过苏伊士运河,伊朗为此需要支付29万英镑(约合309万元人民币)的通过费用。这标志着30多年来,伊朗军舰第一次通过这个连接红海和地中海的运河。

图片 6   “哈尔克”号补给支援舰:排水量3.3万吨,英国制造。额定载员250人,最多可搭载3架直升机。东方IC供图

  在眼下中东局势扑朔迷离的敏感时刻,伊朗派出两艘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举动引发了各方关注。对此,以色列的反应尤其强烈,认为伊朗此举是“充满敌意”的行为,曾极力要求埃及方面不予放行。而据路透社、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等媒体2月20日报道,这两艘伊朗军舰已于当天早些时候到达运河南端,定于当地时间21日早晨通过运河抵达地中海。有分析称,未来地中海很可能将成为伊朗与美国和以色列新的博弈场。

  埃及官员称,这两艘船包括一艘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船,目前都已经到达运河南口。如果这两艘军舰存在危险,运河官员有权拒绝它们通过。这两艘军舰将前往叙利亚港口拉塔基亚参加训练任务。两艘军舰都是由伊朗海军军官学校的学生操控,它们将在亚丁湾和红海航行。

图片 7 一艘埃及巡逻舰在苏伊士运河上航行。新华社/法新

  小舰队试水大运河

  以色列海军正密切监视这两艘军舰,但是情报评估显示,它们对以色列安全没有威胁。以色列官员称,这两艘军舰都处于以色列领海之外,并且没有攻击性举动,因此双方没有发生对峙。

  当地时间2月23日晨6时,两艘伊朗军舰将取道苏伊士运河,经由地中海前往叙利亚。这将是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爆发以来,伊朗军舰首次通过苏伊士运河。鉴于目前中东局势的复杂性以及伊朗这两艘军舰目的地的敏感性,国际舆论对这一事件予以高度关注,尤其以色列更是极度不满,并保持高度警惕。

  苏伊士运河是连接红海和地中海的战略航道,美欧战舰经常通过该航道进行调动和部署。但对于伊朗海军来说,近在咫尺的苏伊士运河却显得十分陌生。1979年,伊朗爆发伊斯兰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埃及也于同年与以色列签订了和平协议,随后伊朗与埃及断绝了外交关系。从那时起的几十年里,伊朗战舰从未通过苏伊士运河。正因如此,伊朗此次在埃及政权更迭的敏感时刻派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自然引发了各方关注。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分析家艾弗雷·卡姆说:“伊朗此举是想对世界、对美国、以色列以及其他中东国家表明,他们不仅能够接近这些地方,还能走得更远,包括地中海。”(杨柳)

  过河时间扑朔迷离 申请曾遇“行政障碍”

  据称,此次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两艘战舰来自伊朗海军第12轻型舰队,分别为排水量3.3万吨的“哈格岛”号油水补给舰和装备鱼雷、反舰导弹的“阿勒万德”号轻型护卫舰,它们将经由地中海前往叙利亚。

  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部门官员19日说,两艘伊朗军舰定于21日经由苏伊士运河驶往地中海。这名官员表示,两艘伊朗军舰将于20日抵达位于红海的苏伊士运河南端,次日晨由护航船陪伴启航,当晚抵达地中海。这两艘军舰按计划前往叙利亚参加训练。埃及政府于2月18日批准了伊朗驻开罗外交代表处的通航申请,该批准由埃及军事委员会做出。

  据伊朗半官方的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伊朗海军计划进入红海,并借道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以执行为期一年的训练任务,这些军舰未来将保护“伊朗货船及油轮”免受索马里海盗袭击。

  早在16日,以色列外交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就对媒体说,两艘伊朗军舰将驶经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利伯曼当天说,这两艘军舰定于16日晚上通过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然后抵达叙利亚。利伯曼没有谈论以色列如何获得这一信息。以色列电视台报道,通常情况下,类似信息应该由国防部公布,但利伯曼认为国防部忽视这一信息,因此“抢先”公布。

  最近一段时间,伊朗海军的表现确实积极而高调,不仅频繁亮出新式装备、多次举行大规模演习,还主动派出军舰打击索马里海盗。伊朗海军战舰通过苏伊士运河同样强调这是一次“反海盗的训练之旅”。

  20日,伊朗国家电视台曾报道称,伊朗军舰已于2月20日通过了运河,正在驶往叙利亚港口方向。而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当天否认了伊朗国家电视台的说法,称伊朗军舰还按原计划在排队等待通过。

  虽然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以“不宜对他国舰船的未来行动进行揣测”为由拒绝置评,但以色列却对此反应强烈。以外长利伯曼公开指责伊朗军舰的举动是“挑衅”行为。

  就在同一天,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部门透露,伊朗两艘军舰原定于当地时间2月21日上午6时通过苏伊士运河,现将推迟48小时至2月23日上午6时通航。数日前还曾有媒体报道,该两军舰取消了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行程。这两艘军舰的过河时间扑朔迷离,更增加了该事件的神秘。

  以色列“戴伯卡”情报网此前的报道猜测,伊朗此次派出的舰队包括一艘自制驱逐舰。这支舰队在开往红海、途经苏伊士运河到达地中海的过程中能够执行“情报搜集任务”。

  一名伊朗外交官说,伊方向埃及当局递交的通行申请在“行政层面”曾遭遇障碍。“由于埃及国内局势,障碍似乎停留在行政层面,”这名外交官说,“他们要求我们提供通过日期,这与银行开业事宜相关,所有军舰和商船都需要支付费用。”

  “戴伯卡”情报网认为,不久前,美国海军派出“企业”号航母编队前往地中海、阿拉伯海海域就是针对伊朗的行动。而此次伊朗派出舰队,则是对美国的“快速反应”。

  法新社报道,由于埃及国内出现大规模抗议活动,埃及银行仍处于歇业状态。不过,其他需要借道苏伊士运河的船只未受银行歇业影响,它们的通行费用由船舶业务代理商缴纳。

  以色列防务分析人士据此进一步推测,为了支援部署在地中海和红海的舰队,伊朗还可能派出一些微型潜艇和两栖舰艇,这些装备会让美国、以色列等国的海军指挥官“很头痛”。

  埃及中东通讯社报道,伊朗在递交埃及的申请中提及,军舰没有运载军用设备、核材料和化学物质。

  尽管以色列对伊朗战舰通过苏伊士运河大为顾忌、多次呼吁埃及不要放行,但埃及最终还是作出了同意伊朗战舰通过的决定。西方舆论认为,伊朗此举可能有试探埃及新政权对伊朗态度的考量,而伊朗通过战舰“过河”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最佳结果”。

  以海军整装待发 美航母高调游弋

  地中海或成新战场

  埃及电视台报道称,计划通航的伊朗军舰上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此举仍然引起了以色列的极度不满和高度警惕,因为伊朗船只驶往的叙利亚形式上还处在和以色列的战争状态。德黑兰方面表示,这两艘军舰是“前往叙利亚参加军演”。美国和以色列方面认为,伊朗此举是在 “挑衅”。

  与以前亮出新式武器、频繁举行军事演习等动作相比,伊朗战舰在地中海现身显然更具战略意义。目前,以色列对加沙地区的海上封锁已遭到多国批评,如果伊朗军舰介入此类行动,无疑将令以色列陷入被动。

  以色列外交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称伊朗这一举动为“挑衅”。他是极右翼党派“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领导人,以强硬著称。

  美国《防务新闻》周刊2月17日援引以色列巴尔伊兰大学政治学学者的分析称,“伊朗正在发出一个政治信息,表明它在东地中海的存在和力量,在该地区,伊朗与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已结成联盟。”

  以色列国防部长埃胡德·贝拉克介绍,以色列眼下正跟踪伊朗军舰,并按照通常做法向这一地区相关国家通报。以色列《最新新闻报》报道,这两艘伊朗军舰为一艘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舰,对以色列构不成军事威胁。

  分析家亚历克斯·菲斯曼也在以色列《新消息报》上刊文称,伊朗正在努力增加与西方斗争的筹码,而这次选择的是在地中海直接面对以色列。当伊朗海军干涉以色列海军对加沙地区的封锁,或是试图干涉以色列在黎巴嫩海岸附近的巡逻行动时,冲突的危险就会大大上升。“照此下去,情况很有可能发展为伊朗和以色列的直接冲突,以色列也不再是和伊朗在黎巴嫩和加沙边界的代理人争斗,而是直接面对伊朗的军队。”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20日在每周内阁会议上谴责伊朗试图利用埃及局势,通过派遣两艘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的举动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他说,伊朗试图以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方式来占据目前形势中的优势地位,并且以此扩大它对中东地区的影响,以色列对伊朗的动作表示严重关切。内塔尼亚胡还说,针对伊朗当局最近一段时期的行动和中东地区局势的巨大变化,以色列将增加国防支出。

  此外,分析家丹·玛格利特在《今日以色列报》上刊文提醒,“伊朗向地中海派出战舰虽然不会威胁到以色列和温和的阿拉伯国家的稳定,但是别低估伊朗的长期战略目标,伊朗正寻求成为一个地区超级大国。”

  目前,以色列海军已经整装待发,谨防伊朗军舰靠近以色列海岸线。

  有分析称,种种迹象表明,伊朗已将靠近以色列的地中海定位成新的博弈场。由于以色列在封锁加沙等问题上曾引发普遍不满,伊朗战舰甚至无需直接介入,其存在本身就能对以色列构成压力,有助于伊朗在中东地区赢得声望,提升其地区影响力。这恐怕才是以色列和美国最为担忧的问题。

  作为以色列最重要的政治盟友和后台,美国“企业”号与“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高调在这一地区游弋。

  相关链接:

  延伸阅读

  成功“试水”的后续威力

  军舰任务是训练还是护航?

  伊朗舰队成功通过苏伊士运河称得上是一场外交胜利,而对于极力封堵伊朗的美国和以色列来说无疑是一次失败。

  伊朗媒体报道,这两艘军舰上没有携带武器,此行的任务也只是应对索马里海盗的威胁,将执行反海盗护航任务,保护伊朗货船和油轮安全。而另有媒体报道,伊朗军舰通过苏伊士运河,目的是前往叙利亚,进行伊朗海军舰艇年度出海训练。

  此次伊朗派军舰“过河”显然是抓住了“最佳时机”。由于正处于政权更迭的敏感阶段,埃及军方和其他政治力量,都不可能轻易表现出任何屈从于外部压力的姿态,因此无论是以色列还是美国,都无法影响到埃及的决定,其反对态度甚至令埃及更难拒绝伊朗的“过河申请”。

版权声明:本文由好运彩app官方版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伊朗军舰敏感时期过苏伊士运河对美以形成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