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称不可能视中国为盟国不会要求美军撤离

2019-06-25 19:36栏目:军事资讯
TAG:

  日本《朝日新闻》12月7日发表社论称,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的消息让国民狂热,但却是旧日本帝国走向衰落的开始。然而不禁要问,旧日本军为何敢于挑战强大的美国?是军部的“暴走”,还是政客的“混账决策”。这一切都是历史为我们留下“难以解答”的问题。

  美国“知日派”重要人物、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称:“对能否在5月得出结论感到怀疑。”态度悲观的他说:“美国政府应考虑现行方案无法得到履行时该如何应对。”日本前首相助理冈本行夫则担忧地表示,如果在普天间问题上维持现状,“冲绳县内可能爆发针对整个驻日美军的大规模抗议活动”。

一、珍珠港事件前的美日关系

  文章指出,战败让日本的国家结构以及发展的“坐标轴”发生变化。在美国的军事庇护下,日本的经济虽然飞速发展,但东西方冷战格局的瓦解、全球一体化进程以及新兴国家的发展让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增加了不透明性。

  “无需担心日向中国靠拢”

[③] Edited by Paul Stillwell, Air Raid: Pearl Harbor! Recollections of A Day of Infamy, Naval Institute, Annapolis, Maryland, 1981, P109.

  环球网(微博)记者王欢报道,12月8日迎来了“珍珠港事件”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的今天,日本海军飞机悍然发动了针对美海军太平洋舰队夏威夷基地珍珠港的袭击事件,导致太平洋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各大媒体7日纷纷发表社论对该事件进行了回顾,并对日本曾经发动的这起袭击事件深感“后悔”,呼吁美日两国“以史为鉴,加强团结”。

  前段时间,普天间机场迁移问题让日美两国摩擦不断。日方甚至放出一些脱美入亚、重视中国的言论。但是,美日两国高官最近重申了日美同盟关系的重要性。

美国在战后独霸了占领日本的权利,但它不但在珍珠港事件的罪责上、而且在日本对整个战争的检讨反思上,都没有担负起应有的、神圣的监督重责,辜负了二战盟国和受到日本侵略祸害的亚洲各国人民的信任。在奉行实用主义的战后历届美国政府看来,日本已是美国在亚洲“最忠实的盟友”,故而在美国大大小小的珍珠港事件纪念仪式中,“日本”大多只是被轻描淡写地在偷袭开始部分提起。2011年初美国国会研究部出台的一份报告,甚至认为日本和平宪法给美日安保同盟设置了障碍。有美国专家借珍珠港事件70周年提醒政客和民众,要注意美国的敌人和安全威胁不再是日本军国主义,而是伊朗、朝鲜等等。

  《朝日新闻》还称,珍珠港事件完全日本政客“战略上的愚昧行为”,并指出面对危机时代的到来,不能急于求成,应听取多方意见,尊重他国的立场。评论认为,战时的日本最大的“不自由”就是在国际问题上不会听取对方立场,而日本只会单方面阐述自身的立场。因此,怎样解读日益强大的中国、如何重新构建美日关系都是事关日本的“生死问题”。文章最后呼吁日本政府和国民要铭记历史,谨记珍珠港事件留下的三大教训,“努力避免悲剧的上演”。

  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去年9月上任时,呼吁在外交方面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同时加强对华关系。美国《华盛顿邮报》14日的报道称,鸠山由纪夫政府在普天间问题上态度强硬,华盛顿担心日本想摆脱对美国的依赖。但是,日本外相12日在会见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时表示,日本也担心华盛顿对中国的兴趣大于对日本的兴趣。

70多年回头看,珍珠港事件已成为美日关系中的一个插曲,未来或将成为美国人记忆中的历史名词,但对全世界而言,特别是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珍珠港事件的记忆、对历史的影响,是不会被人们淡忘的。

  珍珠港事件给“危机时代”带来三大教训

  据日本《产经新闻》1月16日报道,《日美安保条约》将于1月19日迎来修订50周年,日美两国政府为此将于当天发表一项联合声明。联合声明将积极评价日美同盟50年来在亚太地区所发挥的作用,并将明确表示,日美两国将以同盟关系为基础,继续对本地区的稳定与发展做出贡献。

在美国,几乎每年都以各种活动纪念珍珠港悲剧,以此来缅怀逝者和伤者、抚慰其家人。1958年,“珍珠港事件幸存者”协会成立,会员有2.8万人,绝大多数是当年的幸存者。每年的12月7日,他们都会聚首夏威夷,纪念这段悲伤的历史,缅怀这个特殊日子。1962年5月,总统约翰?肯尼迪指定把珍珠港袭击事件中被击沉的战舰“亚利桑那”号(舰体仍在原来位置的水下)沉没处设为国家陵园,并在沉没处的水上建立了一座亚利桑那纪念馆。

  文章认为,珍珠港事件的发生给“危机时代”留下三大教训。首先,珍珠港事件成为新国际秩序的“段破点”;其次,太平洋战争让日本认识到国内的安定以及世界和平同样重要;再次,珍珠港事件的发生让日本意识到,将目光投向世界的同时,世界也在注视着自己的发展。

  冈田克也的这番言论被视为日本鸠山由纪夫政府上台以来对日美关系最清晰的表态,这也是当下美国最想得到的承诺。

珍珠港事件使美国人对日本人产生了敌意。袭击发生后不久,美国即开始对日裔美国人进行清洗。1942年1月,美国政府授权陆军部在国内最贫瘠荒芜之地划定“军事区”,作为日裔侨民的聚居区(这些定居点直到1945年才被取消)。不仅如此,民众还要求洗刷耻辱,不仅在战场上彻底打败日本人,还要以美国的意志彻底改造日本,以绝后患。

  日本《产经新闻》12月8日则撰文称,“珍珠港事件永不忘”这句话依然铭记在每个日本人的心中,太平洋战争夺去了310万日本国民的生命。日本为什么会选择战争,美日战争难道不可避免吗?珍珠港事件发生70年后的今天,我们不禁要问旧日本政府,“举全国国民之力投入战争”的意义何在。

  日美中关系不是三角恋

1941年12月7日,日本特遣舰队长途奔袭珍珠港,美国损失惨重,12艘战列舰和其他舰船被击沉或损坏,230多架飞机被炸毁,2403名美国人丧生。珍珠港事件74年来,美国及世界各国对珍珠港事件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但在许多问题上观点不一。但就该事件与美日关系的相互影响而言,无论是事件发生前还是发生后美日关系的发展,它都是一个可作参照的重要因素。对美日官方、媒体、民间对珍珠港事件的反应和纪念方式等进行考察和分析,有助于人们看清美日同盟关系的本质。

  文章对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提出批评称,日本民主党上台后,一改“亲美”路线,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一些列决策让美日同盟出现动摇。面对“中国的军扩”以及朝鲜核威胁的加剧,美日同盟的动摇给日本的安保带来“重大危机”,野田内阁应首先尽快解决驻日美军普天间军事基地搬迁问题,让“强化美日同盟关系”这句话落到实处。

  不过,日美高官随后频频表态,重申同盟的重要性,让两国政府都吃了定心丸。

珍珠港事件是美日关系中重要的一页。70多年来,关于事件发生前的美日关系,事件发生的原因、责任等诸多问题,美日两国有着不同的说法。事件发生后官方、学者、民间的看法,纪念的方式,美国和日本都有着很大的差异。对美国来说,日本偷袭珍珠港带来的耻辱要远多于仇恨。珍珠港事件既未妨碍美国放松对日本的管制,也没有影响美日同盟关系的总体发展。

  文章称,太平洋战争的爆发让与苏联对峙、一贯重视欧洲和中东稳定的美国重返亚太,加之中国的不断壮大,美国不得不重新拾回其作为“太平洋国家”的身份,与中国在东南亚市场以及资源领域展开对立。文章认为,太平洋战争“让世界历史的基轴转移至了亚太地区”。

  《产经新闻》称,由于日美两国政府在驻日美军基地普天间机场的迁移问题上难以达成妥协,联合声明一度被认为将束之高阁。美方认为,应该将位于冲绳县宜野湾市的美军普天间机场迁至冲绳县的另一处滨海区名护市。但日方希望美军将该机场迁出冲绳。

珍珠港事件 美日关系 影响 记忆 反思

  《每日新闻》认为旧日本军不应袭击珍珠港,对此表示后悔,并呼吁美日加强团结。文章评论称,太平洋战争直接导致了冲绳被美军占领,对日本在战后的安保形式起了决定性影响。至今,日本政府仍然要负担驻日美军的高额费用;普天间军事基地搬迁难题考验日本政府;冲绳地区美军强奸事件频发,这一系列问题都是珍珠港事件带来的恶果。评论最后称,野田佳彦内阁要认清历史,以史为鉴,加强美日同盟关系,避免历史重演。

  本报特约撰稿 姬贺礼

珍珠港事件爆发前一年多,源于各种渠道的情报表明日美战争不可避免,但均未受到华盛顿的重视。1940年夏,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理查森上将认为同日本的战争不可避免。1941年2月18日,理查森的继任者金梅尔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日本有可能(用潜艇或飞机,或两者兼用)对珍珠港进行突然袭击。1941年1月至12月初,美国驻日本大使、驻墨西哥商务专员、陆军情报局派驻远东的官员等驻外人员,以及英国双重间谍、朝鲜特工、中国国民党等方面,通过不同渠道,多次向美国总统、国务院、联邦调查局、海军情报局、陆军情报局等提供珍珠港有可能遭袭击的情报,但这些情报都没有引起美国决策者的警觉。此外,1940年9月至1941年12月6日,美国陆海军用“紫心”密码机多次截获日本几乎所有的重要秘密电报,特别是意味着日本即将与美国开战的“风”密码电报。[①]单从“魔术”破译的电报和其他情报来看,华盛顿对日美关系的破裂应该是心中有数的。

  强化美日同盟才能确保和平

  《产经新闻》称,联合声明有意不提普天间问题,向世界显示了美国政府高屋建瓴、更重视日美同盟意义的态度。不过,联合声明也有可能因鸠山政府今后对待普天间问题的态度而变成一纸空文。

进入21世纪后,从电影作品中也能看到美日民间对珍珠港事件的记忆在淡化。如2001年6月,美国好莱坞巨片《珍珠港》在日本上映。为了追逐票房,电影公司在上映之前对谴责日军暴行的片段做了删减,其结果是,这部电影在日本宣传的主轴变成了凄美的爱情故事。至于珍珠港事件的对与错、是与非,有意无意间都将渐渐被日本人选择性地记忆和淡忘。

  文章称,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几乎让日本成为了美国的“殖民地”。日本在战后与美国签署《美日安保条约》,自此日本走向了“确保和平”的道路,虽然也曾发生过反对美日同盟的斗争运动,但正因为有了美日同盟才真正得维持世界和平,“这是事实”。

  冈田克也说:“如果美国不在日本永久驻军,实在是无法想象。”此前,一些日本专家曾说,美国在日本的驻军已过时了。

然而,美国国内对日本的敌意并没有持续多久。日本投降后,美国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出于防范日本军国主义东山再起,又重点着眼于反共、防共的世界战略需要,在处置日本问题上极不彻底,对日本采取了既打击又利用的政策方针。纵观战后美日关系的发展,珍珠港事件的影响几乎难觅踪影。

  以史为鉴 呼吁美日加强团结

  鸠山:日本无力自卫

日本的反应则不同。在2011年珍珠港事件70周年纪念日,官方强调的是日本自己在战时的损失,媒体则一片悔声。首相野田佳彦12月8日就珍珠港事件70周年表示:“袭击不仅使战斗人员,还使包括冲绳、广岛、长崎在内的众多非战斗人员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日本各大媒体纷纷以社论和报道的形式显示关注珍珠港事件70周年。《每日新闻》社论称,日本袭击珍珠港成为引发太平洋战争的导火索,让日本付出了惨痛代价。应以史为鉴,加强美日同盟关系,避免历史重演。《朝日新闻》社论称,日本偷袭珍珠港是旧日本帝国走向衰落的开始,呼吁日本政府和国民要铭记历史,谨记珍珠港事件留下的教训。《产经新闻》则撰文称,“珍珠港事件永不忘”这句话依然铭记在每个日本人的心中,因为太平洋战争的爆发几乎让日本成为美国的“殖民地”。

  日本《每日新闻》12月7日发表社论称,70年前的今天,旧日本军发动的珍珠港事件点燃了太平洋战争的“导火线”,战争历时3年零8个月,日本为此付出惨痛代价,也给亚洲各国带去了痛苦。我们应以史为鉴,不能让历史重演。

  事实上,鸠山对日美同盟的重要性心知肚明。据日本京都新闻社13日报道,鸠山当天对防卫省官员讲话时强调:“在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家拥有核武器,有些国家谋求核武装。作为一个无核国家,日本能依赖自己的力量自卫吗?我们应该感谢《日美安保条约》,它保护了我们的国家。”

美国在近年来举行的珍珠港事件纪念活动中,突出的是向参战和阵亡将士致敬、宣扬国家精神,对当时日本人的无耻袭击则轻描淡写。这有美利坚性格中不爱记仇的因素,也有美国对加强美日关系、欲使日本发挥更大作用的考虑和顾忌。如,在2011年12月7日举行的珍珠港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中,夏威夷出生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发布公告,下令全美各地的联邦机构大楼,在珍珠港纪念日当天降半旗志哀。他在公告中表示,“对珍珠港的致命攻击并没有完成其破坏美国精神的使命,反而增强了我们的意志,促使美国人以团结和勇气奋起应对这场悲剧。”他称70年前那些参战和阵亡的将士是“最伟大的一代人”,“鼓舞了整个国家”。他承诺政府将照顾好部队士兵、退伍老兵及军队家庭。国防部长帕内塔在出席美国海军纪念馆的纪念仪式时说:“我们的敌人认为,通过这次突然、蓄意的袭击,可能会削弱美国。但相反,这只会使美国变得更强大,那一天真正‘唤醒了一个沉睡的巨人’。”但奥巴马和帕内塔在讲话中都压根提都不提日本,从中可以看出当时美国为了加强美日同盟关系,对与日本关系感到比较微妙。

图片 1 资料图:二战日军偷袭美国珍珠港的老照片。

  据《华盛顿邮报》13日报道,冈田克也称,日美同盟对当今日本政府依然重要,希望这种同盟关系能持续“三五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在该报11日晚对冈田克也的专访中,他明确表示,美国无需担心日本会向中国靠拢,也无需担忧日本会提出让美军撤离日本领土的要求。

佩里叩关是美日关系起源的重要标志。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4艘军舰驶抵日本,逼迫它放弃两百多年来的闭关锁国政策,实行对外开放。日本此后走上强国之路。此后,佩里不仅没有成为日本人眼中的恶人,相反,却成为他当年踏上日本土地的横须贺人们纪念的人物。在日本人看来,即使当时有人认为佩里武力叩关是一种屈辱,但今天很多人并不这么认为了,因为它使日本避免了鸦片战争给中国带来的耻辱那样的命运。约90年后,1941年,日军长途奔袭美军基地珍珠港,“助推”美国正式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并一举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大概部分出于此种原因,美国人也不恨日本人,反而在战后逐渐放松对日本的管制,利用美日同盟关系为其利益服务。时至今日,美日之间虽偶尔略有不调,但从未发生过大的矛盾和冲突。

  《产经新闻》还以日本大地震美军提供的支援为例,呼吁美日加强团结。文章称,“3·11”日本大地震成为“二战”后日本最大的“国难”,正因为有了美军与日本自卫队的共同救援,为震后恢复提供了保障,感动了两国国民。希望两国铭记历史,强化自卫队与美军的同盟关系,避免两国再次走向战争,这才是“两国应当走的最佳道路”。

  美日将联合“贺寿”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美国进行的调查很是耐人寻味。珍珠港被炸,美国舆论哗然,追责成为必然。1941年12月11日至1944年7月,先后成立了诺克斯调查团、罗伯茨联合调查委员会、陆海军珍珠港委员会对事件进行调查,它们各自得出的结论大不相同。杜鲁门当选总统后,称珍珠港事件是“国家本身奉行的政策的结果,国家并没有做好准备”。德国投降后,海军指派休伊特继续调查。1945年9月,国会成立由民主、共和两党组成的联合调查委员会,从当年的11月15日至1946年2月20日,共举行了67个白天和3个晚上的公开听证会,先后传唤了39名证人,记录了14000页证词。两党成员在调查报告上分歧很大,最后通过的多数党报告称:“总统、国务卿和政府高级官员们为了避免同日本作战,在不损及我们国家尊严和危及我们安全的前提下已作了一切努力。”认为珍珠港惨剧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华盛顿和夏威夷的军官们完全意识到了空袭的危险”但却疏忽所致。[⑤]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在4年半断断续续的调查过程中,发生了证言记录混乱、漏记,几位重要证人在关键证词上出尔反尔、翻供、被逼改变证词、拒绝回答问题,关键档案奇怪失踪,陆海军部门拒绝向调查委员会出示材料等许多难以解释、后来争论不休、至今鲜有结论的事情。

版权声明:本文由好运彩app官方版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日本称不可能视中国为盟国不会要求美军撤离